往山风。

就算是个说唱歌手,也会有小学同学。

好喜欢妈妈,妈妈身上总有一种让人想哭的味道。


有的时候也希望世界末日来了

只剩下我们两个人

有时候又觉得算了吧

你还是不可能喜欢我


冬日里难得一见的大太阳照在他身上,他觉得好冷。


在农历生日那天自杀。


反正对网恋男孩的爱不会过期啦。

“她就是你当年哭着想说的那个家吗?”

“对的。”

一个测试,以及一点破碎的小片段。



周延的野是人一眼能看出来的,也不知道是从断了一点依旧凌厉的眉毛,还是他时常歪着的嘴,还是平时的那种眼神,那种倨傲的,不用说都看得出来他想说“老子天下最屌”的感觉。程剑桥觉得他有时候就像他自己歌里面的那个苦行僧,匆匆走着来着,说是只为修成正果,但到最后遇见他的人谁也不曾忘了,如果你非要拿周延和平时事物打个比方,程剑桥也不是很能想得出,莫名其妙的就觉得他像三伏天里呼啦呼啦刮过,停留一下又走了的风。程剑桥又想,我盖哥真哩屌,他万一真的不甘心留在写怎么办唉,GOSH好像能留住他,重庆应该能留住他,程剑桥他自己呢…程剑桥心里想着,他又觉得他哩盖哥有时候太过于洒脱,洒脱到像是他生来就如此孑然,但周延脸上的不舍也是真的,眼泪也是真的,还有一些程剑桥从未看懂的东西,也是那么真。

“始终挺直脊梁,始终热忱,粉身碎骨怕什么,碾过去。”

歌颂玉清!!我爱甜米!!